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從殺豬開始修仙笔趣-第二百零五章 醉臥雲海,否極泰來推薦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乾坤荡尽,明月连海平。
张奎轻轻落在海面上,上身衣衫褴褛露出钢铸的身躯,拧开酒壶灌了几口,冷眼望向东海水府那边。
“哈哈哈…张道友术法神妙,黑齿烈自寻死路。”
伴着清朗的笑声,那边蓝袍高冠虚影微微拱手。
“只不过,道友此举却是惹了百眼魔君,此魔嚣张跋扈,残忍好杀,东海水府与其势不两立,必与道友联手抗敌。”
张奎还没说话,耳边就传来个女子慵懒的声音:“那黑鱼人憎鬼厌,杀了也没事,这姓游的鬼鬼祟祟也不是好东西,小心不要被其拖下水。”
张奎当即心中有数,脸色淡然拱了拱手,转身往码头飞去。
不说话,就已表明态度。
那边游府主一愣,也不在意,微微笑道:“道友抽空,可来水府做客。”
说完,裹着阴云,率领东海水府大军渐渐消失在深海。
张奎挥手散去迷阵,来到码头,发现只有肥虎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耳边则传来“嘻嘻”一笑。
“莫忘了明日之约…”
张奎呵呵一笑也不在意,叫醒肥虎,悠哉悠哉往钦天监而去。
因为有迷阵阻拦,满城百姓皆不知海面发生了一场大战,星点孤灯,安静祥和。
回到钦天监后院,张奎并没有休息,而是命肥虎在外守候,自己则当院盘膝打坐,凝神守一。
没过一会儿,他身上大战后煞气渐渐消散,法力回满,精神圆融,调整至最佳状态。
上次灭掉海魔族五名神游,结余二百五十点,升级“布雾”“借风”后,还剩一百四十点。
刚才一战,将海魔彻底灭族,七名神游境给了二百九十点。
而这老妖明显比黑蛟妖王弱许多,斩杀后只得了八十多点。
结余:五百一十点。
金丹七转,就在今日!
什么东海水府,什么联手抗敌,张奎根本想都没想。
所谓靠人人跑,靠山山倒,世道轮转不由人,人心更是易变,无论何时何地,唯一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实力越强,腰杆越挺,说话也越硬气,到时坏事也会变好事,难事亦会变易事。
想到这里,张奎微微一笑,消耗三百一十点,将“借风”“布雾”的进阶技能“御风”“招云”升到了满级。
脑海中,二十九颗星辰闪烁。
御风(满级):乘风而行,乃是飞举之功。
招云(满级):乃是驾驭祥云,可以腾云驾雾。
无数信息在脑中闪现,天地灵气蜂拥而来,竟让院内掀起了狂风。
狂风散去,张奎面带笑意。
这技能看似没什么,但却让他肉体神魂越发清灵,金丹七转才会水到渠成。
张奎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明月,玩心大起,伸手一挥,院内顿时浓雾汇聚,瞬间形成一片白云,托着他缓缓升起。
自此以后,不需像其他人一样阴风黑雾,而是白云吉祥,逼格尽显。
院外,肥虎嘴巴大张,看着越来越高的张奎。
“道爷,你成仙了,快带上俺!”
“胡说什么,还早着呢,我去天上耍耍就回来…”
张奎腾云而起,自然瞒不过有心人,一双双眼睛满是震惊。
驾驭祥云,看似简单,意义却非凡。
要知道,就连大乘境高手飞行,也是或肉体破空,或乌云滚滚。
那些古老的壁画上显示,仙人无不是脚踩祥云,神态悠闲潇洒。
上古有传说,有人得道飞升只需数年之功,而这张奎满打满算,也不过三年。
天生神人,
果真是天生神人!
有人心中震惊,产生了畏惧,也有人眼神诡秘,开始盘算。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笔趣-第二百零五章 醉臥雲海,否極泰來看書
张奎自然察觉到了那些目光,但却丝毫不在意,因为一切阴谋算计,最终还是要靠实力说话。
既如此,就让所有人猜不着,摸不透,不敢轻易妄动。
这一刻,张奎忽有所悟,变化之道,不只在于术法神通,天地万物,一举一动,皆可变。
变则通,通则变,道无常。
神游四方,驾风腾云,不知不觉,眼前已云海翻腾,一轮硕大明月横贯夜空。
金丹…七转!
霎时间,夜空风云变幻,气象万千,有神人云海显圣,对月独酌…
…………
“你所言…都是真的?”
澜江水府附近高山之上,听着同声螺内传来的兴奋声音,元黄先是震惊,随后就是茫然。
“褒道友一向精明,这次如此失态,显然已经确信,天生神人…天生…”
元黄感觉大脑一片混乱,“难不成世间真有注定得道之人?”
“那我等又算什么…”
他回忆了一下与张奎相识经过,起初只是为又得一工具感到高兴,察其过往,觉得是个大有前途之人,所以才和颜悦色…
如今还没反应过来,就已达到如此境界…
确实很像天生神人!
元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无心插柳,谁知却得了一份机缘…”
他开始回忆过往,还好,自己因为阴间的事算是百般迁就。
不过以往互相利用,彼此心知肚明,如今这关系却要更进一步。
“红莲业火…想不到此物在张道友手上,竟有如此威力,却是个好礼物…”
想到这儿,元黄二话不说,一道黑影闪过,迅速回到了澜江水府。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線上看-第二百零五章 醉臥雲海,否極泰來相伴
水府内,依旧是一座座冰封的塔林,元黄身形闪烁,径直往最深处而去,很快到了水府中央。
一个巨大的深坑出现在眼前,漆黑幽暗不知通往何处,周围连水藻都没有,一片死寂。
元黄没有丝毫犹豫,身形闪烁,消失在黑暗中…
不久后,元黄周围瞬间一空,出现在一个巨大的洞窟中,河水上空飘荡,周围一片干燥。
估计谁也不会想到,澜江水府之下,竟然藏了这么个所在。
洞内赤红一片,那是一朵朵正在燃烧的业火红莲,血色鬼魅,如同地狱。
元黄手中出现了个盒子,偷偷摸摸四处查看,很快找到了一朵血色浓郁,花瓣几乎凝为实质的业火。
他眼睛一亮,抛起石盒,立刻开始施法摘取。
“你…在做什么?”
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在背后响起,元黄头皮发麻,连忙转身单膝跪在地上。
“拜见大王。”
伴随着沧桑的叹气声,一个穿着破烂僧袍,浑身鳞片的老者从黑暗中缓缓走出。
他似乎非常疲倦,一边走,一边还在有气无力的咳嗽。
“咳…咳咳…元黄,我知你另有所图,但这业火有大用,你这么拿,若是下面那东西复苏,本王怕是要一命呜呼。”
元黄悚然一惊,失声道:“那东西不是只剩枯骨一堆了吗,还有您真身镇压…”
老者微微摇头,
“你以为,上次那小旱魃,真是自己想来吗?”
元黄顿时感觉心中发冷,尴尬笑了笑,“那我不拿了。”
“这红莲业火与我等无用,我倒是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拿…”
老者说着,一双浑浊的圆眼淡淡看了过来,元黄顿时脑子一懵,再回神,已发现老者在皱眉思考。
完了…
元黄头皮发麻。
谁知老者并没发怒,而是看着他叹息道:“我一直以为,水府众人之中,唯有你天资绝佳,却没想到也是个蠢货…”
“我辈生灵,历万劫以求一线之机,所以我才深陷此处,你瞒下的那事,与我这劫难相比,又差得了多少。”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張老西-第二百零五章 醉臥雲海,否極泰來分享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元黄低下头,沉默不语。
老者看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还有这天生神人,谁又能确定是真,谁又能确定是假。”
“但倘若你真觉得是个机缘,怎又如此扭捏?”
元黄一愣,“大王,您的意思是?”
老者伸出干枯的鳞爪,一点一顿沉声说道:
“要学会如何下注!”
…………
竖日,中秋。
日上三竿,张奎于院中悠哉悠哉喝着碗桂花粥。
昨日金丹七转后,醉卧云端,好似拨雾云开,洞见真性,心灵许久以来积攒的尘埃一扫而尽。
前方道路虽然依旧崎岖黑暗,却有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潇洒之意。
忽然,他面带笑意,看向西方,只见一道雷光纵横天际,转瞬便已轰然跃下。
白衣胜雪,剑眉星目,身后一柄青铜剑雷光缠绕。
“哈哈哈…”
张奎大笑,长身而起,“人说我老张一声天雷落云头,竹兄你也不差,日后你我兄弟双雷合璧,天雷滚滚…”
竹生苦笑道:“道兄修为进步神速,心境更是了得,小弟佩服,”
“甭废话!”
张奎大手一挥,“喝酒!”
就在这时,他忽然眉头一皱,招出了神庭钟。
“道兄,什么事!”
竹生顿时剑眉一凝。
张奎眼睛微眯,
“赫连堡有情况…”
与此同时,赫连堡人潮涌动,如临大敌。
赫连伯雄身后漂浮着血翁仲,华衍老道招出了三只妖神傀儡,周围符文弩箭吱呀呀立起,其他几位镇国也是面色阴沉,全身气机澎湃。
天边,一片乌云滚滚,阴风呼啸,七个通天彻地的影子隐现其中,飞快向这边蔓延而来。
“七个大乘境…”
普阳老道一脸悲愤,“难道今日真要灭我人族!”
然而就在这时,那片乌云停了下来,一个阴冷的声音响彻天地:“澜江水府欲与人族缔结盟约,诸位可有异议?”
“啥?”
赫连堡所有人一片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