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重寫科技格局笔趣-第九百二十二章 諫逐客令看書

重寫科技格局
小說推薦重寫科技格局重写科技格局
“华夏,欧洲,霓虹国都开启了半导体发展规划,目标都是去米化,英特尔方面对此有什么看法?”
“台积电是否将暂缓英特尔的订单?如果台积电确认这一行为,英特尔何时能突破10nm工艺?”
“据说这次台积电事件已经波及到了高通IBM等企业,作为米国最强大的芯片公司,英特尔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英特尔是否还是全球最伟大的芯片公司,英特尔是否还有能力去大风半导体一较高下?”

一堆记者堵截科兹安尼克,科兹安尼克只能选择沉默,他此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好不容易冲出重围,科兹安尼克直奔IBM。
“上面什么情况,为什么上次谈话之后还是没有做出改变?”科兹安尼克忍不住抱怨。
“并不是没有改变,据我了解,会有一些改变,只不过,这种改变不一定会利好我们科技企业。”
科兹安尼克下意识看着罗密蒂的眼睛,“华尔街经历了接近十年的修复,逐渐起势了啊。”
“英特尔接下去有没有什么的打算?而且我有一个疑问,我们几家公司几年前就开始合作,大家共同研发共同推动芯片发展速度,为什么在这样的联合之下,英特尔还是没能走在大风半导体的前面?”
科兹安尼克的表情非常难看,“其实…我们已经比最早预期的发展要快不少了。”
科兹安尼克确实也很无奈,英特尔在10nm+路线上的发展确实比曾经一世更快,米国企业的合作并没有白费,如果横向对比另一个时空,米国的这种强强联手的合作显然是起到作用了的。
可问题是在这个时空去跟大风集团比就是慢了,慢在了几年前的方向选择上,慢在了对EUV光刻机的绝对重视上。
在几个关键问题上各慢了一步,造成了现在米国半导体企业合作依然在EUV工艺上落后的局面。
虽然全局工艺对比英特尔依然不一定落后大风半导体,可是谁会耐心去听你讲解你的10nm+系列呢。
终端智能产品现在需要的是工艺加速,不是工艺沉淀,这就是现状。
“现在技术发展没对手快,盟友也逐渐离我们而去,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啊。”罗密蒂长叹一声,他总感觉IBM在她手上又要经历一次衰退了。
但罗密蒂没有意识到,科兹安尼克的表情更加不安,如果英特尔在他手上跌落芯片霸权神坛,这可就闹大了。

芯片格局开始动荡,市场不由自主的把注意力放到了系统上。
如果微软跟着英特尔一起被挑下马,全球科技格局的变化就更具不确定性了。
不过系统的主观性比较大了,同一个系统,有人觉得好,有人就觉得不好,很多时候只能去比市场占有率,但这几年大家的数据都不统一,看不出什么来。
不过比尔盖茨倒是接受了采访并直言道,“我们不能再继续现在的这种全球策略了,尤其是对华夏的策略,我们这样只会促使华夏科技变得越来越强大。”
比尔盖茨选择了公开发声,就像在另一个时空一样,只不过在这个时空,他的发声显得更加无奈,更加悲怆,更加愤怒。

孟谦让萧博识关注米国企业最近的动向,自己则在台省进行收尾工作,8月5日,孟谦亲自到友达进行了收购意向谈判,为此次台省之行划上了一个句号。
台积电的决定,鸿海富士康的遭遇,友达的妥协,大同集团的合作,大风电子工厂的建设启动,孟谦从五个角度让台省认清现实,也从五个角度完成了他在台省的重要阶段性布局。
未来二十年,大家或许都还会记得这个夏天。

回杭城后孟谦在办公室处理了两天的工作,8月7日,萧博识也从欧洲回来了。
“这次欧洲行辛苦了,你帮了我一个大忙。”
萧博识立马摇头不愿邀功,“欧洲自己本来就有这个想法,我只是去刺激一下他们,帮他们把所有的事情都摆到台面上来说罢了,本质上我并没有出多少力。”
“这次事件之后,去米化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全球潮流了啊。”
“都到这个时候了,米国还不改变外交政策吗?”萧博识都有点不理解了。
“谁知道呢,管他改不改,欧洲现在的态度已经足够影响很大一批人的想法了,行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好。”
萧博识回去休息后,孟谦继续处理工作,可就在8月9号这一天,一则消息砸了下来,米国传出了华夏留学生都是间谍的说法,一石激起千层浪。
孙晓静很快来到孟谦的办公室,“孟总,米国那边闹翻天了,对华夏留学生这般的诽谤在整个西方历史上闻所未闻,舆论的爆发就在眼前了。”
“你有什么想法?”
“抢人!”
“抢人?怎么抢?”
“米国要把我们华夏留学生赶出来,我们就去抢这些留学生。”
孟谦当然也希望如此,但孟谦不得不露出遗憾的表情,“教育这个事情牵扯太大,尤其是高等教育。
我努力了18年,总算是改变了一些大环境,也创造了西湖大学,总的来说我已经很满意了,但终究还是得承认事实,我们的高等教育根基依然薄弱。
未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留学生不再选择米国,但他们还有英国,德国,法国之类的大学可以选择,我们要抢,恐怕有点难,还是先想办法把人才吸引回来吧。”
孙晓静突然意味深长的一笑,“抢人不一定是把人抢回来了,也可以是抢心啊。”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抢心?”
孙晓静凑近跟孟谦说了自己的想法,孟谦不禁一笑,“你这是在帮米国啊。”
孙晓静也笑了,“这些话,米国听得进去确实是在帮米国,但米国如果听不进去,那就是最大的嘲讽,并且会在很多人心里种下一颗种子。”
“那你就不担心他们听进去?”
“世界大环境变化到这般地步他们还不改变策略,他们能听进去个鬼。”
“哈哈哈哈。”孟谦大笑几声,“孙姐现在真是越来越有趣。”

从8月9日开始,不仅仅是华夏,关于这种对华夏留学生的极端抹黑逐渐蔓延到了印度,东南亚,甚至是欧洲。
毕竟,印度和东南亚留学生这两年日子也不好过,欧洲则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态度,趁着这个机会彰显一下欧洲对亚洲留学生多好,欢迎更多的亚洲留学生到欧洲去。
等到8月12日,孟谦的风信突然发表了一篇文章:《谏逐客令》。
文章封面采用的就是李斯的《谏逐客令》。
“米国之所以强大,正是因为其包揽天下贤士,聚天下能人,集天下之所长,建一国之辉煌。
米国之所以能持续强大,是因为其懂得取之于人才,用之于人才,将人才奉为座上宾客,给人才以安居之业。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米国用事实向世界证明,开放包容是强大的根本,反之,封闭自我往往容易自毁长城。
几十年来,海外人才在米国建立累累硕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而他们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份稳定而已。
巴斯德曾说,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有国界,一句话引发长年争议。
在我看来,很多人并没有理解这句话,科学与科学家,本是两个概念,随着这两年全球合作项目的增多,大家应该逐渐意识到科学无国界这句话的含义。
科学本身,就是不该有国界,而科学家,出生那一刻就是有国界的。
可问题是,对于科学家的偏见,可能将导致科学有国界的发展。
因为科学是否有国界,其核心就在于强国之开放,全球之和平。
为了科学的发展,我们期待的当然是一个无国界的科学环境,而为了更好的维护无国界科学的发展,我们需要是的对科学家的尊重,对人才的尊重。
但最近,事情正在往一个糟糕的方向发展。
虽然大风集团遇到了一些麻烦,但在站在全球化的角度,我们还是希望大国都能有大国风度,有大国担当,更重要的,是有大国感恩。
船行千里,无水不往,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因此,无论是从一国的强大,还是从科技的发展,亦或是从全球的平稳角度来说,我都希望大国不再有极端的偏见。
虽然2000多年过去,很多情况已然不然,但《谏逐客令》或许还有值得探讨的地方。
愿人才无需再恐慌,愿世界早日脱离混乱。”

正如孙晓静所说,米国如果能把这些话听进去,那是在帮他们,可问题就是…
孟谦发文当天晚上,米国推特发出消息:米国的伟大不需要华夏人。
孟谦再次翻出自己的推特小号,赶紧去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