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表小姐-第二百章 見面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话虽如此,可王晞到底还是有点不放心,在去清平侯府给吴二小姐送添箱礼的时候不免言有所指的说起这件事来:“我大哥大嫂开春会来京城拜访,可惜那时你不在京城了。到时候只能来拜会七太太了。”
吴二小姐应该也得了信,笑道:“我七嫂你又不是不认识,为人直爽,最爽快不过的一个人了,何况你们还认得。你不必担心。”
王晞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打量起吴二小姐的添箱礼来。
皇后娘娘没有亲临,却送了对三尺来高的红珊瑚摆件,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再就是宫中各嫔妃送的东西了。
她仔细地看了看,没有淑妃娘娘的。
因为王家有可能会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押运他们家的饷银,吴二小姐看王晞,又多了几分亲切。她悄声道:“三皇子可能会去应城,五皇子则有可能去宁化。”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一个在湖北西北,一个在福建的宁化。两个地方都在山里,交通不便,地理位置偏僻。
王晞不由挑了挑眉,轻声道:“这是要去就藩吗?”
吴二小姐微微点头,道:“就是要去,也是过了年的事了。淑妃娘娘为这件事和皇上闹了起来,皇上把淑妃娘娘关在了景阳宫。”
景阳宫位于钟粹宫之东,永和宫之北,是东西六宫最冷清的院落。
已经到了交际应酬都不方便的地步了吗?
王晞愕然。
吴二小姐颔首。
王晞不由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后惊觉自己的不是。
今天是吴二小姐的添箱礼,自己却和她说着这些扫兴的事,她忙笑道:“一饮一啄,自有天意。怎么没见陆小姐?她平时最喜欢这样的场面的,不会是还没有来吧?”
吴二小姐在心里暗赞王晞机灵,笑着附和她道:“一早就来了。不过她叽叽喳喳的,被我祖母叫去说话了。和她一道来的,还有谭四小姐和谭五小姐。也一并去了我祖母那里。”
两人说了会话儿,又有其他的客人来了,吴二小姐忙端坐在临窗的大炕上,由着身边服侍的丫鬟帮着整理衣襟,王晞见她忙得很,打了声招呼,出了吴二小姐的院子,去了几位太太、少奶奶们聚集的花厅。
七太太果然在那里招待客人。
王晞趁机和她说了几句话,算是露了个面,然后才去和陆玲几个聚首。
等送了添箱礼,就是吴二小姐出阁的日子了。
王晞是和永城侯府的女眷一道过去的。
那天张灯结彩,锣鼓喧嚣,摆开一百二十八桌,整个京城的人几乎都跑过来了般的热闹。
直到常三爷的婚礼,大家还在议论这件事。
二太太难免有些不高兴,道:“不过是嫁个女儿罢了,有什么值得说了又说的。再多的好东西,都搬到了女婿家。不像娶媳妇,是往家里搬。”
常三爷不过永城侯府的一位少爷,他的婚礼,来做客的也不过是永城侯府的姻亲,还以二太太的娘家人为主,众人听了,不免巴结着她说话:“就是,就是。还是我们家三爷有福气,娶了这么个金娃娃。仅陪嫁的铺面就有七、八个,放眼满京城,也没几家了。”
二太太心里这才好受了些。
特别是等到看在永城侯面子上来恭贺的一些功勋世家陆陆续续都到了,她更是红光满面,整个人像只喜鹊似的穿梭在来道贺的客人间,不知道有多得意。
王晞和常珂躲在太夫人的玉春堂茶房里嗑瓜子。一面嗑还一面说着闲话:“这京城的冬天可真是冷啊!新娘子等会岂不是要穿皮袄了?”
常珂给王晞倒了杯红枣金桔枸杞蜜蜂茶,这茶还是王晞提供的方子,顺道给自己暖了暖手,道:“你与其担心新娘子,还不如担心有人再闯到你的院子里去了!”
有口皆碑的小說 表小姐笔趣-第二百章 見面熱推
因着二太太娘家来了不少客人,潘小姐又搬了出去,施珠又常在玉春堂,侯夫人寻思着让二太太娘家嫂子这样的贵客就安置在潘小姐住过的春荫园和施珠那边空出来的晴雪园,三太太以常珂的陪嫁多放在春荫园,不同意让外人住进春荫园去。施珠也吵着自己的嫁妆放在晴雪园。无奈之下,太夫人亲自开口,把常珂的陪嫁放在了王晞那里,又把常珂叫到了自己身边侍疾,把春荫园空出来招待二太太的娘家女眷。
王晞和常珂关系好,这原本也没什么。谁知等二太太的娘家人住了进来,却有二太太娘家的侄女瞧着王晞这边到了初冬院子里还繁花似锦,派了身边的丫鬟婆子到王晞这边来摘花戴。
王嬷嬷岂是好惹的。立刻把这件事告到了太夫人那里,只说是自己这边除了常珂的陪嫁,还有王晞的箱笼,这要是丢了东西可怎么办?
太夫人碍着亲情的面子不愿意说这话,只让王嬷嬷多多留意,还特意允了王晞和常珂不用去招呼客人,派了十来个身强体壮的婆子帮着王晞这边守院子,这件事才算是勉强地压了下去。
这也是为何王晞和常珂能忙里偷闲坐在太夫人茶房里嗑瓜子的缘故。
王晞毫不在意地道:“王嬷嬷他们在那边守着呢!”又道,“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二太太的娘家人,要不是她们这么一闹,侯夫人还想借了王嬷嬷去给潘嬷嬷帮忙。这下好了,大家都不用管这些闲事了。”
常珂抿了嘴笑,用火钳拨了拨炭盆里的烤红薯,道:“这东西真能烤得熟吗?怎么样才知道能吃了?”
王晞只看见丫鬟们烤过,自己还没有动过手,闻言就问在身边服侍的小南:“你知道吗?”
小南早被红薯的香气引得肚子直叫了,王晞的话音刚落她已跃跃欲试,道:“小姐交给我,只管等着吃好了。”
常珂把火钳交给了小南。
就见小北跑了进来,悄声道:“二太太家的那位表小姐身边的丫鬟又跑到我们那边去了,还在院子里探头探脑的,也不知道要做什么。红绸姐姐亲自带人盯着呢!”
一副唯恐别人不去的样子。
王晞忍不住笑道:“你们不会是设了什么陷阱等着别人去跳吧?”
小北呵呵地笑,左顾右盼的,就是不做声。
王晞也随她去了。
倒是常珂拉了王晞的手,道:“难道我们不去看看吗?我们二太太常常自诩出身名门,她娘家几个侄女怎么就见不得你院子里的花开得好呢?”
或者正是因为常常自视太高,所以来做客的时候也觉得永城侯府的人就得对他们毕恭毕敬的吧?
王晞见多了这样的,外面又太冷,她不太想去。
常珂却拽了她:“去吧!去吧!等会下聘的人回来了肯定要来太夫人这里报信,我们遇到了少不得要寒暄几句,还不如去你那里坐坐,你屋里有地笼,比火盆舒服多了,就是不能烤红薯。”
王晞还想吃了红薯再去,抬眼突然看见施珠穿了身像丫鬟似的衣裳鬼鬼祟祟地朝外走。
她不由站了起来,指了那背影道:“你看,那像不像施珠。”
常珂立刻伸了脖子看。
的确是施珠的背影。
她奇道:“她这是要去干什么呢?今天是家里的客人多?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吧?”
要知道,婚礼的时候三姑六舅、亲朋故旧都来了,永城侯府有什么不妥的,他们这些姓常的可都会跟着丢脸的。
“我得去看看!”常珂咬了咬牙,决定尾随施珠去看看。
王晞觉得与其常珂去看看,不如让红绸或是青绸去看看。她道:“你跟着她太容易被认出来了——若是来客和你打招呼,你要不要停下来说两句话。还是用我的人好,至少不会让施珠发现。“
常珂想想忙点了头。
王晞觉得既然这样,那不如回柳荫园等消息。
她让小北去跟青绸说一声,和常珂一起让小丫鬟们提了火盆往柳荫园去。
途中听到喧闹声,说是镇国公和长公主都过来了。
常珂还道:“也不知道是谁请的,还挺给面子的。”
王晞也觉得挺给面子,道:“毕竟是隔壁邻居。”
常珂应诺,两个人慢慢地溜达回了柳荫园。
青绸还跟着施珠,红绸已跑来报信。
她大惊小怪地道:“施小姐是去和陈大人见面。就在水榭那块儿,丫鬟小厮都隔得远远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看陈大人那样子,脸色挺不好看的。”
永城侯府只有一座水榭,就在后花园里,倒也不是什么隐蔽之地。
王晞和常珂齐齐诧异道:“他们有什么好说的?还要亲自见上一面?”
红绸摇头,嬉笑道:“我姐不让我靠近。要不,我帮小姐打听打听?”
王晞心中却有些不安。
陈珞和施珠彼此不待见,陈珞对施珠没有好言语,施珠估计也记恨着陈珞。特别是施珠,自尊心特别的强,恨不得从此和陈珞老死不相见,什么事能让他们都放下成见,非要见面说呢?
王晞道:“刘众在哪里?”
红绸沉思道:“没看见刘众。”又道,“要去找他吗?”
王晞道:“去找了他,问清楚是施珠找陈珞还是陈珞找施珠。”
红绸又一溜烟地跑了。
王晞心里不仅是不安了,还很烦躁。一会儿觉得自己不应该管这件事,一会儿觉得施珠这人没安什么好心,指不定要往陈珞身上泼什么脏水呢!
这念头一起,她立刻发现了一个问题。
陈珞和施珠见面,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还是有旁人在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