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華夏一家討論-第二四六章 撿不到便宜看書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只是,他们不晓得的是:有三门震天雷还在路上,就快赶到渡口了呢。
走在前面的卫队长陈望龙的坐骑突然不听使唤,焦躁不安起来。
紧接着陈望龙就发现了情况,再用千里镜打望,看到左前方群马奔腾,竟然是蒙古骑兵,立刻叫隐蔽起来。
运输队马上回转,冲忙爬上右侧的一处山坡。
但是,敌人似乎已经发现了他们,放慢速度一步步压了上来。
炮兵连长说敌人肯定已经发现他们,展开了搜索队形,距离越来越近了。
五百步以内震天雷发射的仰角太大,将失去作战效率,如今敌人已经进入一千五百步的迫击炮射程了,干脆开炮。
望龙看着特战营长邱伟了。
邱伟说打了,看敌人搜索前进的态势,肯定已经发现了我们,只有打了。
早打起来,附近的兄弟部队发现了会来支援我们的。于是这只不到六百人的队伍迅速展开,向正面的敌人发起攻击。
那三门震天雷首先开火了,紧接着特战营的十二门迫击炮也发出齐吼。蒙军阵型很快散开来,邱伟才发现敌人不少啊。
乖乖不得,至少两万以上咯,战士们看着遍地的敌军也是紧张起来。
新军一阵炮火轰击,将蒙军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慌乱起来,散开,向后退去。
主将塔海在后面看到这个情况,一阵心凉,估计遇上新军主力了,那炮如天雷般在军阵中炸开,三五匹马立刻被炸成渣渣,谁敢与之争锋。
塔海也是运气有点背了,他偷渡成功,却在和守备营短兵相接的时候死了向导,过河之后前面又是一马平川,竟然在大雪覆盖下迷失了方向,耽误了宝贵的半天时间。
不然,他早就赶到渡口了。
他是和新军交过两次手的了,新军的火器越来越厉害,每次都让他剪羽而归,塔海小心起来。
稍息片刻,塔海定下神后下令一个万夫长领队出击。他要试一试对面的宋军究竟多大实力。
这一试还真的把宋军的实力试出来,蒙军一万骑兵向前冲锋,抵近山脚之后仅有几百人在射箭,放枪。
虽然火力强大,但是终因正面宽阔,双拳难敌四手,渐渐往后退去。
一轮进攻下来,塔海有点奇怪了。
这股宋军人数这么少,为何有如此强大的火力?难道他们是赶来送火器的?
他听着那震耳欲聋的炮声既胆寒,又心喜。若是抢到这几门炮来,那可是大功一件了。
战斗一打响,去大河边上就失去了偷袭的意义,那里宋军重兵驻守,肯定捡不到便宜。
吃掉当前这小股宋军,可以缴获他们的新式大炮。回去再仿制出来就乖乖不得了。
盘算仔细后,还是觉得这笔买卖才划算。他有了吃掉当前这股宋军,抢夺震天雷的打算。
因为当前的态势对他很有利,这股宋军依托一座小山包做抵抗,他的人马可以从宽大的正面发起攻击。
刚才的试探性进攻就看到了,宋抵挡不住,不断向后撤退。
塔海稳住阵脚,派出侦骑两侧打探去了。
邱伟看到蒙军如此架势,惨笑着对陈望龙说怕要挂在这里了。
陈望龙已经跟了赵晓兵三年了,恶劣环境见了不少,听的更多。他目光坚毅地说二哥让我来是为护送震天雷去九原的,这个任务必须完成了,就是完不成也不能将炮留给敌人。
他问炮兵,震天雷如何破坏掉?那铁疙瘩看着粗大结实,望龙都有点心叹了。
炮兵连长说舍身护炮,打到最后留下三发炮弹,将炮弹倒起填进炮管即可炸毁震天雷。
邱伟说那就留下三发炮弹,拼到最后炸炮。
特战营副营长专管战术的,他说情况还不至于糟糕倒那个地步呢。我们可以再往山上走,退至半山腰,敌人爬山进攻就慢多了,右侧是陡坡,再往后退敌人更难爬上来。
几个兄弟商量一番后将阵地再做调整,往山上去了三百步的样子,挖战壕、修工事,组织起防御再战。
蒙军侦骑转了一圈没有发现敌人,回去报告,和塔海判断的基本一致了。
但此时天色已暗了下来,他的人马在暴风雪里走了两天也是人困马乏的,必须休息了。
塔海只得叫安营扎寨,明日再战。
画面再回到两百里外的麟州,
赵晓兵和老曹正在用膳,陈吉林疾步跑来说一股蒙军越过大河了,人数至少在两万以上,李军长已经传令巴图搜索敌人。
老曹立马丢下筷子站起身来。
这是李兴志的稍骑马歇人不歇赶到麟州,报告了上游失守,敌兵过境的情况。
老曹问他怎么看,赵晓兵说这股敌人肯定是轻骑兵,唯有以骑兵对抗骑兵,以快打快,方能解除眼前的危险。
老曹点点头,站到行军地图前思考起来。
他走过去说敌人很可能打击我们的后勤补给,攻击渡口,我们就沿着直道前去寻敌,确保渡口安全。
老曹说昨夜大雪,敌人不可能跑多远。他们肯定也不晓得麟州来了骑兵,既然判断敌人是为了渡口,那就叫曹友凉立即出发直奔渡口,明天中午即可到达大河沿线。
赵晓兵赞同老曹的用兵,叫曹友凉务必小心,天明之后必须拉开距离,保持战斗队形搜索前进。
随后,新宋的两万铁骑在曹友凉的率领下踏出暴雨般的马蹄声向着北方风卷而去。
镜头继续转向麟州西北两百里外的大树堡,巴图正在那里隐蔽待命,任务是防止敌人偷袭,待机出击。
昨夜白毛风刮了一夜,都快中午了,外出打探的侦骑还没有回来。
巴图有种不祥的预感,要出事,
他正在军帐中吃马|奶呢,营帐外守卫的士兵说门口来了一条狗,已经跑不动了还在往营里爬,一脑袋都是血迹。
这么大的雪天,哪家的狗跑来了?他也跟着出去看。
还没走到门口,突然听得一声哭嚎,走近了才看清是三营长,他上前踢了他一脚,问他嚎啥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