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六月州-第二百九十九章 壓抑的會議鑒賞

原來我是隱世高人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隱世高人原来我是隐世高人
嗖!
无垠岛上的人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数十道散发强横气息的身影冲天而起,包围了那个从阴阳点中出来的男子。
男子收敏了能量波动,开口道:“不必紧张,我是来找林雨棠的。”
他的目光看向下方的无垠岛地面,在寻找着某个人。
“想见天主大人,做梦!”
一个诸天至高级强者开口呵斥,而后一挥手,几十个人一同冲出,欲将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抓住。
神杀目光淡然,一步踏出跨越了虚空出现在地面上。
而后他释放出神念笼罩整个无垠岛,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下一刻他收回神念,突兀地消失,让空中的几十个诸天至高级强者又惊又怒。
“不需要管管吗?那可是一个无秽生,而且实力比之十年前恐怕强出了许多。”腾蛇天将朝天一问道。
一般来说,能对付无秽生的唯有天将,而且即便是天将也很难单独对抗无秽生,而天一则是可以颠倒过来。
“不用。”
天一随意地开口,没有将神杀进入无垠岛的事放在心上。
他在寻找路尽之法,十年前就已经成为了半步路尽级存在,可十年来去过了无数界面尝试了很多种办法都无法成为真正的路尽级。
……
炼狱,天道禁地中,许言、牧十剑、守护者、太初圣君、万界圣君将所有逃出孽灵洞窟的孽灵全部消灭了,最终回到孽灵洞窟与叶墨、童可可汇合。
他们又加固了封印,可荒与重瞳女的战斗还未结束,依旧处于无序的节点中。
“真不知道他们的战斗会持续多久。”太初圣君有些乏味地道。
他不是一个能坐得住的人,此时没有事可做让他感到很无聊。
“等吧,现在至少有希望,而不是绝望的等待。”守护者开口,对现在的结果已经很满足了。
在之前,他几乎没有抱什么战胜荒的希望,毕竟荒可是无敌者一脉之人。
……
九州,牧州。
九州神宫中,数千弟子在修行,全部穿着统一的白色服饰,一个个气质不凡。
一座宫殿中,一个灵动可爱的少女朝自己的师父问道:“师父,我什么时候可以成神呀?”
她拥有仙玲珑之心,五年前成功进入了九州神宫,被九州神宫的长老收为了亲传弟子。
“不要心急,好好修行,自会成神。”少女的师父是一个红裙女子,伸手点了点少女白皙的额头,露出美丽的笑容,开口道。
她是九州神宫的四位长老之一,名为血魅,如今乃是神皇修为。
九州神宫有一位宫主与四大长老,全部都是神皇修为,也是整个九州神宫的最高领导者。
往下则是各真传弟子,为弟子们中地位最高者,通常来说天赋潜力惊人,乃是九州神宫大力培育的目标。
再往下是九州神宫的正式弟子,他们也都资质不凡,否则无法进入九州神宫,一个个有着雄心壮志。
而除了正式弟子外,还有着见习弟子,这类弟子还不属于九州神宫的正式弟子,只有其中表现优异者才能成为正式弟子。
此外,九州神宫在设立了执法堂与黑狱。
执法堂负责执法,堂主是九州神宫宫主唯一的徒弟,算是除了宫主和四大长老外九州神宫权势最高者。
黑狱则是关押有罪之人以及妖邪魔头的牢狱,有一名守狱人寸步不离地看守。
就在此时,一个身穿执法者长袍的男子走到了宫殿外,朝着宫殿微微躬身,高声道:“血长老,宫主传令四大长老在玄灵殿集合,说是有要事处理。”
他是执法堂执法队的队长,掌管着执法堂三十六人名执法者,上面唯有执法堂堂主一人,是执法堂堂主的得力助手,甚至可以称之为副堂主。
“好,我这就去。”血魅看向宫殿外的执法队队长,开口道。
在她眼神深处有着一丝担忧之色,今日玄灵殿怕是不会平静。
执法队队长得到血魅的回应后,再次抱拳行礼,而后转身离开。
“师父,宫主传令你们四大长老去玄灵殿是处理什么事呀?”少女言若曦充满童真地问道。
在她看来,现在的九州神宫为九州之首,受到九州各族共尊,且最近一直很平静,发展极为迅速,根本就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需要处理的。
“不清楚,你好好修行,为师去玄灵殿了。”血魅揉了揉言若曦的头,笑着道。
而后,她就赶往了玄灵殿,心中有些沉重。
……
玄灵殿,是九州神宫高层议事的大殿,通常只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才会在这里进行议事,只有宫主以及四大长老有资格入席,且只要五人在九州神宫就必须全部到齐。
寻常的会议则是会在议事殿由长老或者宫主召开,亲传弟子以及执法堂的执法队队长都是有着资格参与。
血魅来到玄灵殿,看到坐在前方主位上的雪兮,开口道:“见过宫主。”
说完,她就在空中的四个席位中随意寻了个席位坐下。
片刻后,四大长老之一的苏九儿也到了,坐在血魅身旁。
之后足足过了一刻钟,四大长老中的雪绘衣与洛仙才来到玄灵殿,在剩下的两个席位上落座。
九州神宫四大长老与宫主共坐一席,心中所想却各不相同。
主位上的雪兮扬起那张美丽的脸,目露冷意,开口道:“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前几日一名见习弟子被同宫弟子杀害了吧?”
说完,她便释放出一股寒意,使得整个玄灵殿的温度迅速下降。
血魅眼中的担忧之色变浓,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宫主,这件事已经处理好了,我们已经给予了那个见习弟子的家属补偿,且也已经处罚了那名犯错的弟子。”
她知道这种话会让雪兮不悦,可若是继续追究下去,怕是会引发更大的矛盾。
“处理好了?”雪兮看向血魅,声音冷冽:“按照宫中的规矩,杀害同宫弟子需要废除修为、驱逐出九州神宫,可为何我今日听说那个杀害同宫的弟子还在宫中好好的修行?”
说完,她便释放出了神皇境的威压,令玄灵殿的气氛下降到了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