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天下 六月-第1499章 不想抱孩子熱推

權寵天下
小說推薦權寵天下权宠天下
宇文皓很高兴自己当舅舅了,一直让元卿凌形容孩子的长相,到底像谁,还说洗三的时候要出宫去看看。
元卿凌笑了笑,“好,我们到时候一起去,你这当舅舅的,也该给孩子送礼。”
“放心,我叫穆如准备了,到时候带上老八和孩子们,一起去冷宅。”宇文皓欢喜地道。
作为一名资深父亲,他觉得自己有义务跟四爷传授一下当父亲的经验,四爷这个人看似什么都懂,可第一次当爹,总会手足无措,需要他这种有经验的人在旁边提点一二句。
元卿凌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宇文皓只顾着开心,也没留意到元卿凌的不对劲,甚至还叫了穆如进来,说是要以皇帝的身份,给孩子赐名。
元卿凌忙说:“不用,孩子起名字了,叫冷天行,是安丰王妃起的。”
宇文皓蹙眉,“天行?怎么取个瘟疫的名字啊?多晦气,不好,不好!”
元卿凌怔了一下,才想起天行时疫,天行是瘟疫病名,王妃怕是疏忽了吧?
她想了想,“天行也不仅仅是指时疫,听说菩萨所修五行之一便有天行,且也有遵照自然规律,顺势而为的意思吧?”
而且王妃说的是行天之道,那对应的应该就是任自然而行,和什么时疫是不沾边的。
不管如何,这孩子注定和瓜瓜一样,众星捧月,名字的事就不必多想,冷天行很好听。
元卿凌翌日还是回了医署,如今医署那边扩建,在建造奶奶的炼药实验室,她得盯着点儿。
刚好傍晚奶奶要去肃王府给他们诊脉,元卿凌便跟着一道过去,顺便请安。
到了肃王府请了安之后,元卿凌想去给安丰亲王夫妇请安,但是逍遥公告诉她,王妃去了冷宅没回来,说是要在那边住几天。
元卿凌哦了一声,想着王妃对四爷也太上心了,真是慈母般的关怀啊。
闲聊之中,说起了安丰亲王夫妇前段日子曾经回去,但是之后又回来了,元卿凌笑笑,“他们还不能回去吗?”
“说是自己回来的,舍不得了。”首辅搭了一句话。
“真的?”
首辅说:“嗯,看样子是真的,因为,他们是打算在这里长住了,置办了许多家具,而且城外也购置了一块地,打算起房子用,应该是安置跟了他几十年的人,本来极儿哥哥是要回平南的,也没让他回去,叫他以后长住京城,还去信给老昌王,让他们夫妇回京安度晚年。”
元卿凌想想,毕竟在这里过了几十年,怎么割舍得下呢?不能回去的时候想回去,真能回去的时候,不舍回去,人就是这样,没到最后的一刻,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逍遥公备下了厚礼,说是等四爷的孩子满月,要去送礼。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權寵天下-第1499章 不想抱孩子讀書
逍遥公叹息了一声,“我这个师弟,虽然什么都不缺,但见他生儿育女了,我做师兄的也替他开心。”
元卿凌心头微动,问逍遥公,“四爷的身世,公爷您知道吗?”
逍遥公摇头,“不知道,没问过,不过之前听师父说过,他母亲在生他的时候就死了。”
难产?
这个时代,女性生育的危险系数还是很大的,每年都有不少育龄妇女死于难产,没想到四爷母亲也是这样走的,怪不得,四爷在龄儿生孩子的时候这么紧张。
但是,容月也说过四爷出生没多久就被扔到了雪狼峰上,莫非是因为他母亲难产,所以,归咎于他?
虽说民间也有这种迷一信的人,但是,难产的人何其多,这么多的平民百姓都没有因为难产而迁怒于幸存的孩儿,反而会百般爱惜,当然不排除有这样狠心的父亲,可总觉得未必这么简单。
“王妃说,四爷的家人全部都死光了。”元卿凌试探了一句。
逍遥公一怔,“死光了?真的吗?不是他母亲死了而已吗?”
看样子,逍遥公也不知道,元卿凌本不应该继续深挖下去,但是心底的那份不安之感逐渐增强,让她时刻有一种焦灼感。
回宫之后,她跟汤圆商量了一下,问他借汤圆狼一个月等洗三的时候送去给四爷,她不知道这能否安慰一下四爷,但四爷一直渴望得到雪狼,之前借去几天,他也很开心的,只希望雪狼和新生孩子能带给他心灵的安慰,让他浮躁的心平复下来。
到了洗三这天,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带着雪狼去了冷宅,四爷见到雪狼果然很开心,牵着雪狼和二哈就往后院去了,也没招呼他们。
洗三的仪式也比较隆重,是安丰王妃负责主持的,洗了之后,元卿凌抱着回去给公主,发现公主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一般。
元卿凌屏退左右,坐在床边看着她温柔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受委屈了?四爷对你不好?”
公主坐在床上,伸手抱了孩子,俏脸还有些泛白,勉强地笑了笑,“不是,他对我很好,从我生完孩子到现在,他几乎是寸步不离地陪着我。”
“那你难受什么?”元卿凌见她说着,眼圈更红了,不禁心头沉了沉。
公主摇头,吸了一下鼻子,“是我自己爱胡思乱想,但五嫂你放心,他真对我特别好,好得叫人挑不出半点错处来。”
“他对你和孩子好就行,别胡思乱想。”元卿凌劝道。
宇文龄鼻音重重地点头,“嗯,我知道了,五嫂别担心我。”
元卿凌叹气,刮了她的脸颊一下,“怎能不担心你?还在月子里就哭了,天气还这么的冷,好了,你看行哥儿,都要笑话你这个当娘的了。”
行哥儿醒着,刚洗完头,擦得胎发像一堆乱草,半眯着眼睛,胖乎乎的脸蛋上似乎是带着笑,这笑特别像四爷。
元卿凌添了一句,“特别像四爷。”
宇文龄扑哧一声,“就是脸太大!”
“不大,哪里大了?”元卿凌抱过来,这孩子确实有些斤两啊,嗔笑着道:“现在知道我那会儿为什么叫你节食了吧?娃太大了不好生,好在,也顺利生了,你现在不要多抱孩子,想看了叫四爷抱过来给你看。”
宇文龄垂下了眸子,轻声说:“他不抱孩子。”
元卿凌看着她,“不抱孩子?”
宇文龄抬起头,眼底涌上了泪水,“五嫂,我觉得他不喜欢行哥儿。”
元卿凌斥道:“胡说,这是他第一个孩子,怎么会不喜欢?那天你生的时候,他不知道多紧张呢,他肯定是喜欢孩子的,可能就是怕自己是练武之人,毛手毛脚的,没敢抱。”
“五哥也是练武之人,他那会儿也没敢抱吗?”宇文龄抬起了被泪水打湿的睫毛,显得楚楚可怜。
元卿凌点了点头,“嗯,他开始也不敢抱,后来慢慢地学好了,就敢抱了。”
宇文龄这才展颜笑了,“那我再等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