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諸天最強大佬 ptt-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世間竟有如此無恥之輩!分享

諸天最強大佬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佬诸天最强大佬
就算是朱载基反应再如何的迟钝,从孟若惜还有楚毅的反应,他也能够看出,孟若惜肯定是被人给算计了。
对方算计孟若惜也就罢了,却是料想不到孟若惜同他就在楚毅的眼前,结果却是被楚毅给一眼看穿,并且楚毅方才的举动,明显是在破解对方的算计。
“太傅!”
想到这点,朱载基脸上同样是露出了几分怒色,再怎么说,孟若惜那也是他看中的女子,大明未来的太子妃不是吗。
尤其是经过大宗正朱厚熜代表大明皇室向孟氏一族下了聘礼之后,可以说孟若惜的太子妃的地位已经得以确立。
这种情况下,孟若惜自身便是大明神朝皇室的代表之一,竟然有人敢算计孟若惜。
莫说是楚毅在这里,便是楚毅不在,任何一尊大明神朝的天尊强者都不可能会允许这种事情在自己的眼前发生。
楚毅冲着朱载基摆了摆手,神色淡然的道:“不用担心,一群跳梁小丑罢了,他们不现身也就罢了,若然敢现身,太傅定要为基儿出气!”
深吸一口气,朱载基向着楚毅点了点头道:“基儿多谢太傅。”
这会儿门外传来孟天尊的声音。
随之孟天尊走进房间当中,目光落在了孟若惜的身上,做为孟天尊的嫡女,孟若惜遭人算计,孟天尊不可能没有一点的察觉。
正是察觉到孟若惜气息不稳,孟天尊才会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目光扫过孟若惜,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孟天尊冲着楚毅拱了拱手道谢道:“多谢武王殿下出手相助,否则的话我这孩儿怕是就要遭人毒手了。”
以孟天尊的实力如何看不出,孟若惜这是遭了强者算计,如果说不是孟若惜恰好在楚毅的面前,被楚毅第一时间将那邪术破去的话,就算是他能够察觉到不对,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可能孟若惜便已经魂飞魄散了。
一想到这点,孟天尊对于楚毅的感激便多了几分,同时对于那敢于算计孟若惜的存在也是充满了恨意。
如今孟氏一族选择归附大明神朝,那么孟若惜做为大明神朝未来太子妃的身份自然也就显得重要的多了。
可是如果孟若惜出了什么问题的话,那么他们孟氏将来在大明的处境可就不知道会如何了。
“真是该死,竟然敢算计我孟氏!”
话音落下,孟天尊的身影消失在房间当中,而看着孟天尊的身影消失,孟若惜脸上禁不住露出几分忧色。
这会儿楚毅只是笑了笑道:“不必担心,孟天尊他不会有什么事的。”
这会儿几道身影已经出现在天舟后方,正是一路追踪孟氏族人气息而来的征南天尊、镇南天尊、白眉天尊等几位天尊强者。
而出手诅咒孟若惜,甚至于差点将孟若惜给诅咒死的正是几位天尊当中的血手天尊。
血手天尊看着手中破碎不堪的血色泥人,脸上露出几分惊愕之色,同时心中也提高了警惕。
他那诅咒之术可是从来都没有失手过的,甚至就是诅咒天尊级别强者的血亲,那也一样有效。
本以为随手摄取了一道强大的气息,并且将其作为诅咒的对象,就如同自己以往一般轻松自然。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一道气息的主人非但是没有被他给诅咒致死,反倒是自冥冥之中传来一股可怕的力量,斩断了那一缕气息同他的联系,并且还直接反噬于他。
要不是他经验足够丰富,并且反应及时的话,可能那反噬都能直接蔓延到他的身上,而不是直接由那傀儡所承担。
血手天尊此刻正看向前方那十几艘天舟,手中的傀儡瞬间化作了飞灰,并且这会儿一道身影冲天而起,正满是怒火的盯着他们。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看到那一道身影的时候,镇南天尊微微点了点头道:“此人便是孟氏老祖,孟元,也就是孟氏唯一的天尊强者。”
别人不认识孟天尊,但是并不代表镇南天尊不认识对方,毕竟当年孟天尊也曾前往大燕,身为天尊强者,要是镇南天尊都还记不住的话,那也太假了。
当看到镇南天尊还有征南天尊的时候,孟天尊不由的神色为之一变,脸上的震怒随时消散了几分,神色凝重的看着镇南天尊几人,一个字一个字的道:“诸位身为天尊强者,岂不知以大欺小,太过有失身份了吗?”
面对孟天尊的质问,几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一旁的血手天尊。
毕竟他们都不是傻子,只看孟天尊的反应就知道血手天尊的小动作定然是被孟天尊给察觉了,对方这是来兴师问罪啊。
血手天尊却是没有将孟天尊放在心上,反正在血手天尊看来,孟天尊实力最多就是与他相当罢了,哪里有什么资格前来质问他啊。
就听得血手天尊淡淡的道:“怎么,本天尊亲自出手,不过是一区区小辈罢了,便是死了,能够死在本尊的手中,那也是她的福分不是吗?”
面对血手天尊的淡然,孟天尊差点气的直接向着血手天尊出手。
不过这会儿楚毅却是带着朱载基、孟若惜二人出现在空中,遥遥看着镇南天尊几人,而朱载基、孟若惜也刚好听到了血手天尊的一番话。
孟若惜咬了咬牙,面对天尊强者,哪怕是她身为天柱境的存在,可是也最多算得上是大号的蝼蚁罢了,根本就奈何不得对方。
然而朱载基却是不同,以朱载基的身份,平日里所接触的天尊强者可不是一位两位,大明神朝十几尊之多的天尊强者,无论哪一个在他面前可都是对他颇为看重,从来都没有谁会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
现在朱载基听到血手天尊那一副冷漠的话,自然是忍不住心中的不忿,开口便向着血手天尊道:“尊驾也是从弱小一点点的成长起来的,难道说在阁下眼中,世间生灵都不值一提,要任凭尊驾宰杀不成?”
如果说开口的是天尊强者那倒也罢了,结果朱载基一介天柱境的修士,竟然也敢冲着他大放厥词,血手天尊当即便冷哼一声,眼中血色一闪盯着朱载基,一股无形的力量直奔着朱载基而来。
按照血手天尊的本能反应,但凡是胆敢对他无礼者,他都会第一时间将之震杀,所以说此刻血手天尊根本就没有多想,第一反应便是将朱载基给弄死。
如果说朱载基是那种没有跟脚,没有背景来历的存在的话,那么只是血手天尊一眼,朱载基便可能已经被对方给震杀了。
然而血手天尊却是不想一想,朱载基面对他的时候,实在是太过平静了,给人的额感觉就像是见惯了天尊强者一般,丝毫没有修者见到天尊强者之时的那种恭谨以及敬畏。
从朱载基的眼中根本就看不出一丝一毫对于天尊强者的敬畏,这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至少这会儿镇南天尊、白眉天尊几人便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朱载基,似乎是对于朱载基很是好奇。
“大胆,竟然敢伤我大明皇太子殿下!”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朱载基的身前,不是岳飞又是何人。
一脸肃穆之色的岳飞立于朱载基身前,魁梧的身躯挡下了一切针对朱载基的攻击。
当岳飞现身的时候,血手天尊眼中流露出几分惊讶之色,不过很快血手天尊淡淡的道:“难道说本尊教训一下这无礼小辈不是应该的吗?”
岳飞只是冷笑一声道:“我朝太子殿下,也岂是你能够教训的,阁下还没有资格资格。”
这会儿一个声音响起道:“呵呵,你算什么东西,竟然也想教训太子,也不撒泡尿照一照镜子,看一看自己到底配不配。”
将话说的这般讽刺,几乎是对血手天尊莫大的羞辱的除了朱厚熜之外,还真的没有其他人了。
朱厚熜做为皇室大宗正,在他看来,朱载基便是代表着皇室颜面,而岳飞眼中,朱载基所代表的则是大明神朝,所以无论是朱厚熜还是岳飞,他们都不可能允许血手天尊对朱载基无礼。
“哈哈哈,你们真是好生狂妄啊,区区蝼蚁之辈,竟然也敢大放厥词,真是该杀啊。”
说话之间,血手天尊一步迈出,向着朱厚熜抓了过来,同时向着镇南天尊、征南天尊几人道:“几位道友,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镇南天尊同征南天尊对视了一眼,二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反倒是其他几位天尊强者随着血手天尊出手了。
轰隆的巨响声中,血手天尊身形暴退,连连踏空,足足退出数十里方才稳住了身形。
而岳飞、孟天尊二人虽然说没有楚毅的实力,但是也挡下了攻上来的两位天尊强者。
楚毅背着双手,神色平静的看着被自己震退的两位天尊强者,最后目光落在了镇南天尊、征南天尊二人的身上。
毕竟方才只有二人没有出手,而且在楚毅看来,这几位天尊强者当中,真正能够让他看在眼中的其实也就只有镇南天尊、征南天尊二人。
至于说白眉天尊、血手天尊他们,如果说他愿意的话,不用借助气运祭坛便可以将之打退,稍加施展,将之镇压都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镇南天尊、征南天尊二人却是让他打起了精神,二人的实力明显高出白眉天尊他们一筹,楚毅如果不认真起来的话,都未必能够应付的来。
“诸位擅闯我大明疆域,可是要同我大明开战吗?”
这会儿镇南天尊看着楚毅,将楚毅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才缓缓开口道:“我大燕对外素来以和为贵,此番并无冒犯贵方之意,不过孟氏昔日盗走我大燕一件重宝,今日该是其物归原主的时候了。”
看着镇南天尊那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如果说不知道人元道果乃是孟氏镇族至宝的话,怕是都要信了镇南天尊的一番鬼话了。
至少这会儿孟天尊睁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看着镇南天尊,继而指着真镇南天尊破口大骂道:“无耻,真是无耻之尤,阁下枉为天尊强者。”
然而镇南天尊却是丝毫不受孟天尊的影响,只是神色郑重万分的冲着孟天尊道:“孟元道友,我大燕从来都是以理服人,不愿与人交恶,可是并不代表我大燕好欺负,尊驾盗我大燕重宝,此番若是交出那件宝物的话,那么我大燕同孟氏之间便可安然无事,若是不然……”
楚毅含笑看着镇南天尊道:“哦,若是不然的话,诸位意欲何为呢?”
眼中寒光一闪,镇南天尊盯着楚毅,一个字一个字的道:“若是不然,我大燕定倾尽大军,踏平贵方国度,追杀孟氏一族至最后一人。”
征南天尊这会儿在一旁开口道:“此事本就是我们大燕同孟氏之间的事情,诸位最好是不要被孟氏给蒙骗了,以免为自己带来无妄之灾。”
朱载基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嘴巴张大,那叫一个难以置信啊。
看了看镇南天尊,再看看气的面色铁青的孟天尊,朱载基不禁叹道:“想不到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辈。”
朱厚熜捋着胡须点头道:“真是开了眼界了,果然不愧是天尊强者啊,这脸皮厚起来,那真的是让人为之惊叹。”
而镇南天尊却像是没有听到朱载基、朱厚熜二人那冷嘲热讽的话一般,只是一脸平静的看向楚毅。
显然这会儿镇南天尊已经看出,在楚毅几人之中,真正能够当家做主的便是楚毅了,所以楚毅的态度很是重要。
孟天尊显然是已经气机,甚至都懒得同镇南天尊辩解,倒是岳飞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看了看楚毅。
毕竟岳飞并不清楚其中内情,但是岳飞也不是傻子,只看孟天尊还有朱载基他们的反应,岳飞也知道,镇南天尊方才的一番话只怕统统都是其一面之词,甚至都没有一句话能够相信。
就在这会儿,楚毅禁不住拍手,满是欣赏的看向镇南天尊道:“楚某从来没有佩服过人,今日却是对尊驾甚是钦佩。”